鱼目岂能混珠 李鬼难逃法网 ——“联强”重名官司联强轧辊公司胜诉


时间:

2024/05/06

2024年4月16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2024)津民终41号》民事判决书表明:原告-唐山联强冶金轧辊有限公司,起诉被告-天津联强盛达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企业名称侵权案,唐山联强轧辊公司终审胜诉。

  正义必胜 侵权必惩

  当《中国冶金报》记者在4月下旬获悉这一消息后,立即电话采访了朝阳联强轧辊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建勋。

  孙建勋认为:品牌是生产者和用户共同的追求!充分发挥品牌引领作用,推动供给结构和需求结构 升级,有利于激发企业创新创造活力,促进生产要素合理配置,提升产品品质;有利于促进企业诚实守信,强化企业环境保护、资源节约,实现更加和谐、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地发展。

  朝阳联强轧辊公司2024年以及后的工作重点仍然首先是品牌建设。其次是进行品牌维权。

  据孙建勋回顾:凭借着几代联强人的辛苦耕耘,使得强轧辊拥有行业中成熟的离心轧辊生产技术。在联强的离心复合高速钢轧辊技术等多项先进技术发明与实用新型技术加持下,联强连续30年保持中国中小型离心轧辊市场占有率第一;连续25年保持中国中小型离心轧辊出口量第一;这一铁的事实证明:联强品牌在轧辊行业中是享有盛誉的,是行业中的名牌产品。在当前市场上,只有两家存续公司属于“联强轧辊” 品牌企业:一家是原唐山联强冶金轧辊有限公司,另一家是朝阳联强轧辊有限公司。

  恰恰因为联强品牌在行业中具备不俗的影响力,在联强轧辊从唐山战略搬迁至辽宁省朝阳市建设期间,社会上有个别别有用心的轧辊同行,从思想和行动上产生一种投机心理,在企业字号里面私加“联强”的字号,利用联强品牌的影响力谋取私利,误导客户为假冒劣质产品买单,导致一些轧钢厂因法律意识淡薄而蒙受损失。这种违法行为也给真正联强品牌的信誉与声誉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这种企业,扰乱了行业秩序、破坏了市场环境、违反了法律法规,在行业中、社会中造成了极其恶劣影响。

  孙建勋指出:此轮官司,联强轧辊公司终审胜诉。充分表明下列3点:

  一是知识产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联强”这个多年的品牌决不应该受到侵犯,一旦被侵犯,就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二是希望其他轧辊制造企业都要以联强为榜样,注重品牌建设和品牌权益维护;

  三是对破坏商标和不尊重知识产权的人和企业,应该严肃打击。

  总之,鱼目岂能混珠,李鬼难逃法网!

  被告“搭便车”攀附原告证据确凿

  这一侵权重名案例的前因后果是:2023年8月25日,联强轧辊公司向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一是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带有“联强”文字的企业名称,并立即办理名称变更登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含有“联强”字样;二是判令被告立即删除通过互联网、网络平台、微信等发布的含有“联强”字样的所有信息,销毁通过纸质媒介发布的含有“联强”字样的宣传资料;三是判令被告在《人民法院报》和《中国冶金报》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国家工商局注册的“联強”商标

  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商标续展注册证明”

 

  原告的诉讼事实及理由如下:唐山联强轧辊公司成立于1993年5月6日,经营范围:生产常法轧辊、离心轧辊(排污证有效期至2023年7月26日),销售本公司产品;普通货运;经营本企业产品的出口业务、所需物资及设备的进出口业务。先后获得五项国家发明,在全国范围内均有稳定客户。其在业内具有较强的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在全国范围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名誉度,年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一直在国内名列前茅。唐山联强公司第7类9368556 号“联强”商标于2011年4月21日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2年8月21日注册,使用期限至 2032年8月20日。上述事实足以表明:原告的企业字号“联强”在 2018年被告成立前,就已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已为相关公众所知悉。“联强”标识与“唐山联强冶金轧辊有限公司”之间已形成稳定的关联关系。

  天津联强盛达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5日,轧辊是其经营范围之一。孙建勋认为:原、被告双方均为生产、销售轧辊的企业,在产品、销售对象、销售地域等方面均有重合,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意义上的竞争关系。

  成立较晚的被告,在明知原告的“联强”标识具有较高行业知名度情况下,仍将原告的注册商标“联强”登记为企业名称,并从事与原告相同或近似的经营业务范围,其主观上“搭便车”和攀附原告的意图明显,同时,被告还以高薪等手段挖走原告多名市场经营人员,利用原告的客户资源和营销渠道拓展自身业务,被告的行为足以使相关公众及市场主体误以为,原被告双方具有某种关联或双方为同一市场主体,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予以禁止。

  朝阳联强轧辊厂容厂貌鸟瞰图

 

  被告狡辩徒劳 法院公正判决

  天津联强盛达公司辩称,不存在侵犯唐山联强公司注册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的情形,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唐山联强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被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二、如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告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本案中,原告唐山联强公司成立于1993年,经营范围包括生产常法轧辊、离心轧辊的生产、销售以及进出口业务等。原告企业名称中的“唐山”为行政区划,“冶金轧辊”为企业名称中的行业类别,因此,原告的企业字号应当是“联强”。从原告提交的所获得的荣誉、宣传推广来看,经多年经营使其企业名称已经在行业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而“联强”二字也是其企业名称的核心部分,长期以来,“联强”二字已经与原告产生了密切的联系,且原告的市场销售覆盖了全国多个省市甚至销往多个国家。

  意气风发的朝阳联强轧辊有限公司员工

 

  被告天津联强盛达公司成立于2018年,其在实际经营中生产制造轧辊产品且具有一定产量,与原告在轧辊的经营领域存在竞争关系。被告使用的“联强盛达”作为企业字号完整包含了涉案商标的文字部分“联强”,两者构成近似标识,被告的使用行为主观上难为正当,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原被告提供的产品来源或二者之间的经营关系产生混淆。理由如下:

  首先,原告在1993年成立之初即将“联强”二字用于其企业名称,原告又于2012 年在第7类上经核准注册第9368556号“联强及图”商标,作为与原告同为轧辊行业的经营者,被告未尽到回避原告在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注意义务;

  其次,如上所述,原告的企业名称经长期使用和持续宣传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联强”作为其核心部分,在轧钢、金属冶金领域已与原告建立紧密联系,影响可覆盖全国的相关领域;再次,原告与被告住所地虽分属两个行政区域但实际路程距离较近,且被告与原告前员工存在相关业务等实际联系,被告对于原告的企业名称、注册商标情况应当知晓。

  ​

  朝阳联強轧辊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建勋(右)在车间视察

 

  朝阳联強轧辊有限公司出口俄罗斯的轧辊

 

  综上所述,法院认为,首先企业字号具有标识经营者或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被告将擅自使用了原告在先的注册商标以及具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中“联强”二字,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之规定,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天津联强盛达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包含“联强”文字;

  二、被告天津联强盛达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唐山联强冶金轧辊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5万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